/*=================*/

通过宏观经济学来谈唯产品论——国家经济发展仍然离不开商业逻辑

发表时间 2017-07-20      

唯产品论我们已经谈了多次,有很多企业家也认识到,或者确切感受到唯产品论企业因为重资产所带来的压力和风险,因为在一维思维作战所带来的困局。

在往期的文章中(商业模式落地)我们提到两点,好产品并不意味着好的市场回报,产品到其市场价值还有一个过程,就是市场认可的广度(产品的市场认可与推广认知范围)和深度(消费者对于产品的认可程度),实验室离市场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要走。

其次就是好的产品出现时,会面临着被替代产品在其生态中全方位的打压和制约,因为被替代品在其原来的生存空间中存在着各方面的环节要素对其进行支撑,对其替代品进行抑制,就像数码相机出现时,胶卷相机的胶卷生产商、胶卷相机生产商及其相关服务商,都会对数码相机的出现和推广形成阻碍。

今天我们还是来谈唯产品论,不过是从其他方面来谈,主要是从宏观经济学谈起,以便我们更加深刻和全面地去认识唯产品论。

我们讲商业逻辑,探究的是商业或者经济最本质的规律,企业如此,一国的经济发展亦是如此,通过对不同国家经济发展历程的研究,也是在否定唯产品论,肯定议价权、控制力等商业模式的核心本质。

本文以主流宏观经济学错误的唯产品论方法论为切入,揭示国家经济发展的本质,商业逻辑是最本质的东西,不管是国家也好,企业也罢,都逃不过经济发展规律,只有掌握了核心的逻辑,才能够看得更加透彻,更好的实现国家、企业和个人的谋局。

《孙子兵法势篇》:“善战者,求之于势,不责于人;故能择人而任势。任势者,其战人也,如转木石;木石之性:安则静,危则动,方则止,圆则行。故善战人之势,如转圆石于千仞之山者,势也。...计利以听,乃为之势,以佐其外。势者,因利而制权也。”而这其中的“势”,最本质的还是去发现和利用规律,应势而谋,因势而动,顺势而为。

宏观经济学讲,决定一国生活水平的核心要素是生产率productivity,它是指每单位劳动投入所生产的物品和劳务的数量。一个是因为一个国家只有生产出大量物品与劳务,它才能够享受更高的生活水平,美国人比尼日利亚人生活得好,是因为美国工人的生产率比尼日利亚工人高。[1]

应该来说,生产率是有其价值的,但是其价值不在于方法论而在于测量方法,虽然说国家与企业还是有些区别,但是在多国竞争下出现的市场性特征和企业是一样的,我们这里不谈一些对于企业没有意义的限制性约束,比如国家竞争之间涉及到的安全性、政治和非完全经济等因素。

从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下讲,决定一国生产率决定了一国的生活水平是没有问题的,毕竟这个国家最直接的来看,生活水平取决于被消耗的物质资源的丰富程度。

当然,这些指标都是很粗略的说法,毕竟国家层面的决定性因素是复杂多样的。那么联系到更加实际的情况,联系到和经济、商业、企业相关的层面上讲,

一国的生活水平,或者说经济水平(虽然生活水平和经济水平两者之间有差异,但是从经济的角度来讲,生活水平取决于居民的购买力,取决于其财富水平,取决于经济发展水平),更为本质的是一国经济在世界经济中所具备的议价权、控制力等软实力层面的东西,而并不是唯产品论的“生产率”。

为了论证我们的观点,我们首先对生产率进行解析。

我们刚才对生产率做了定义上的描述,那么决定生产率的因素具体有哪些呢?物质资本、人力资本、自然资源和技术知识。

物质资本,就是指用于生产物品和劳务的设备和建筑物的存量;人力资本主要是指劳动者因受教育、培训和经验而获得的知识与技能;自然资源是指自然界提供的用于生产物品与劳务的投入,如土地、河流、矿藏等,阿拉伯国家的富有主要是其位于世界上最大的储油区;技术知识指对于生产物品与劳务过程中所涉及到的技术和知识,能够优化生产流程和实现高效的生产。

从函数角度来描述:

Y=AF(L,K,H,N)

Y表示产量,L表示劳动投入,K表示物质资本量,H表示人力资本量,N表示自然资源,整个生产函数描述了投入量与产出量之间的关系,衡量的是生产率。

从上面我们对生产率的解析中可以看到,生产率的决定性因素充满了唯产品论的观点,但是我们知道,这并不是决定经济发展本质的,因为正如企业面临市场竞争与分工一样,国家之间也存在着外贸和比较优势。从生产率的每一个决定性因素,我们都可以找到反例,这说明了生产率决定论并不是规律,规律应该是根本性的,自洽的东西。

比如说,自然资源在技术水平的发展下,其影响因素在逐步下降,而日本尽管拥有自然资源不多,但是这并不妨碍日本成为富裕国家,技术和人力因素,和前文中说到的一样,距离价值实现和被市场认可,还有一段距离。

一国的经济发展是多方位而复杂的,但是其最核心的发展源还是可以被解构出来的。

美国的成功在于其掌握了基于核心的技术所形成的议价权和控制力,科技的垄断和控制力使得美国站在了科学的前沿。我们可以发现物质资本,自然资源,越来越被淡化,而技术知识却被倍加推崇,是因为技术知识更容易形成垄断地位和行业话语权,形成影响力和控制力。无论在哪个行业,无论是农业,工业还是服务业,美国都是用最新的科技,最新的知识来保持发展的势头。

从新加坡的经济发展史来看,我们可以发现其核心的因素是基于其优越的地理位置,地处马六甲海峡咽喉,使得其可以成为连接东西方的桥梁,除了辐射中日韩外,还可以兼顾东南亚这些欠发达地区,庞大的市场给予新加坡各个产业相当好的生存空间。根据福建商务主管部门2016年的资料[2]:

服务业与制造业是新加坡的支柱产业。根据新加坡贸工部数据显示,2015年新加坡国内生产总值4020亿新元,其中服务业约占69%,制造业约占20%。

新加坡服务业主要包括:批发零售业、商业服务业、金融保险业、运输仓储业、资讯通信业、旅游业。其中,批发零售业、商业服务业、金融保险业在国民经济中占比较高,分别占2015年GDP的15.6%、15.5%、12.6%。

新加坡制造业主要包括:石化工业、电子工业、精密工程业、海事工程业、生物医药业。其中,石化工业、电子工业、生物医药业在制造业中占比较高,分别占2015年制造业总产值的14.8%、26.7%、19.9%。

我们从资料中可以看到新加坡的核心产业都是围绕着船舶和国际贸易,其本质的核心,不在于这些产业的发展,而在于其对于国际贸易渠道的垄断和控制力,并在此基础上不断衍生和发展各种经济业态。从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的Vu Minh Khuong文章发现,在新加坡的经济增长中,59%来自资本投资,34%来自劳动力投入的增加,只有8%得益于生产力(TFP)的发展。

通过以上的论证,我们发现,国家的经济发展仍然离不了商业逻辑,离不开经济规律的约束,经济或者商业表象是比较容易被我们认知的,所以我们很多企业都陷入唯产品论的“陷阱”,但是其背后的逻辑却是需要大智慧,深入观察和思考才能觉知的。说到底,商业的成功,或者说一国的成功,还是应该在议价权、控制力等软实力层面有所获取。新加坡的崛起,生产率的各个要素的核心,其实是要素能否成为形成软实力和控制力,并将这些软实力进行价值变现。

参考文献


[1]《经济学原理(宏观分册)》,第五版,[美] 曼昆(N.Gregory Mankiw)著;梁小民,梁砾译,P555。

[2]http://fujian.mofcom.gov.cn/article/sjgongzuody/201612/20161202110734.shtml